一位贫穷的老人悄然离世,然而她的背景震惊全世界!她才是中国真正的明星!代表了真正的国家精神!

时间:2020-02-29 10:00:01 来源:黑龙江报业网 当前位置:齐乐游 > 教育 > 手机阅读

.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得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   关山正在心里想着林熙找自己因为什么事情的时候,教务处的邢主任亲自的来了。 “江山,出来一下!”不象平日里对江山说话那么亲切和蔼,不过也没有象对其他人那么的严厉。 “邢主任!”江山出了教室,很有礼貌了打了个招呼。既然人家给你了笑脸,给你面子,你当然要还报一下,轿子抬人人抬轿嘛,江山对邢主任很是尊敬的问道:“怎么了?” “校长在校长室等你呢!边走边说!”邢主任抿着嘴说道。很显然,对于江山这么礼貌的态度,他也很是受用。 “哦!”江山点头,一路上也不开口,一直两人快走到校长室门前时,邢主任实在憋不住了,低声说道:“昨天的打架事件。小心点,有人捅到上面,市领导亲自的打电话到教育局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具体的校长会跟你谈!态度好点。”邢主任停下步子,说道。 “谢谢!”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真诚的说道。 “孩子,你还年轻,要学会低头,低头有时候也是进步!进去吧!”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诚说道。 敲门进去的江山站在校长办公桌的前面,而校长正坐在那里等着江山。 “江山,昨天下午打架了?因为什么啊!”校长圆滚滚的脸上写满严肃。 江山看了看校长的眼睛,淡淡的说道:“邢主任应该和你大致的说了经过吧?就是同学之间的口角之争。韩冲出手打了女同学,我看不过眼。才动手的。确切点说也不是打架,只不过是推搡几下而已。” “说的倒是很轻巧啊!推搡几下!推搡几下能把人推进医院,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你知道么?韩冲的家属已经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了!”校长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沉声喝道。 江山久久不语。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如果想要他的命,江山至少有十种办法就能当场直截了当的干掉韩冲,而自己出手的位置,力道,不过就是重击胸口造成短时间的窒息,胃部痉挛而已。现在听校长这么一说,肯定是有人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嗯……”江山沉思了半晌,只嗯了一声。 “对于这次恶劣的伤人事件,学校方面会尽快的做出处理决定。是退学还是转学你等通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校长有些无奈的说着,对于刚才比较,气势弱了许多。 其实自己也清楚的很,就在几天前,就是身前的这个学生,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不然的话,不论是杀人还是强X,自己都注定因为监管不力而撤职。 没办法,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市里领导亲自督促。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没什么异常的韩冲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这里面的猫腻,多年身居校长位置,又怎么能嗅不出来上面人的意思呢。 “退学?转学?为什么?”江山眯着眼睛问道。 “为什么?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校长气怒至极,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学生竟然赶反驳,反问自己…… “别嚷嚷!您是校长,注意身份!”江山呵呵一笑,上前一步,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很随意的走到一旁给校长接了杯水后放在桌子上,握了握杯子,随即开口道:“我的意思呢,学校方面最好不要这么早的下处分。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天,什么时候起风。而且呢,我这人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报复心特别的强!”江山的笑,看的校长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 “先看看事件的进展。或许韩冲同学的病危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您说呢?”江山很谦逊的略微弯腰,浅笑着说道:“您先忙,我回去上课了!” 江山走了出去,剩下一脸错愕的校长,愣了半晌后,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这小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校长,今天让一个学生给威胁了! 气的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校长愤愤的看着门口方向,伸手抓起茶杯,想喝口水。 “哗啦”一声,没想到校长拿起的却是一个瓷筒状没有底的茶杯,而茶杯的底座,正整齐的断裂在办公桌上。 任由热水淌到了西裤上,校长半晌无语,愣愣发呆…… 回到教室,江山久久不语。 既然有人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而且连病危通知书都搞了出来,肯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单纯的想让自己退学这么简单。看样子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往死里整啊。 “怎么了?江山。出什么事了?”邓杰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两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邓杰立刻感觉出了不寻常。 江山简短的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啊!那怎么办?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事实做出来,可就不好弄了啊!”邓杰瞪大眼睛急促的说着。 “别慌!他做初一,我做十五!这样,我把我家老爷子电话给你,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联系不上我的时候,你打个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一下!”江山镇静的说完,微微眯起眼睛。 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搞这样的小动作,当真是寿星老吃砒霜,活腻了! 果然不出江山的预料,早上的校长谈话仅仅是个开端。第一节课刚上到一半,邢主任敲开门,喊了江山出去。教室内的学生都看的真切,在邢主任的身后,站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江山出教室门前回身看了看邓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 “这就是江山!同志,你们应该认识,前几天学校的偷窥案,就是他……” “我们记着呢!好了,江山,有人在报案,你涉嫌重伤害,跟我们回去做下笔录。”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还算客气的说道。 “警察同志,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所说的涉嫌重伤害,需要调查清楚事实前因后果后,才能定性,而我现在,只是协助你们的取证工作!”江山冷着脸,铿锵说道。 “具体是不是,回了局子里自然清楚,废什么话!走!”那警察或许没想到一个学生竟然敢和自己扣字眼,研究司法程序。当即黑着脸,喝声说道。上前探手抓住江山的手腕就要拉扯着走。 “放开,我自己会走!”江山看似轻描淡写的就挣脱了钳住自己的大手,大步的走开。 “呦,还是个硬脾气!回局子里真得好好的给你松松皮子!”那年纪大些的警察立着眼睛跟在后面说道。 自己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坐下后,江山闭目不语,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董局长左右两只冲锋枪顶着,头上冷汗汩汩直下。此时对于江山的身份更是敬畏头痛。 “郝营长,您看,这事完全是场误会,这刚刚已经弄清楚了……”如果这时候自己还叼着不放,推诿放官腔的话,那也太没眼力了。能不顾影响,后果,出动这么大阵仗来解救一个少年高中生,这背后的水,背后的背景,完全不是自己能探的了的。 “这么说江山现在我可以带走了?” “可以,就是你们不来,我们也准备送江山回去的呢!”董局长笑着看着江山。被眼前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晃着,董局长笑的很不好看。 出来警察局的大门,郝常山开口问道:“江山,去不去我那里坐坐?” “郝叔叔,我还要去学校。改天,您电话留给我,改日我一定前去聆听郝叔叔的教诲!” 郝常山哈哈大笑,拍了拍江山的肩膀,说道:“好,好啊,年轻人不骄不躁,遇事沉稳,果然是将门虎子!” 当下郝常山上了车,在四台军车的护送下,绝尘而去。 至于部队擅自出兵围攻公安局,事后的处理,江山也不去操心。一边走着,一边给老爸打去了电话。 以前老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前世看惯了诸多的拼爹现象,李刚,李双江等诸多名人的儿子,真实的验证了,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喂!臭小子,是不是皮子又痒了?长能耐了?闹到警察局了!怎么?搁不下你了?”电话刚一接通,江山的老爹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江山呵呵的笑着,听着老爸的斥责,心里美美的。在部队中就是这样,人家越是骂你,就是越赏识你,夸赞你呢。 “说话,从哪学的花把式?把同学揍了,而且我还听说,空手制服了一个持刀的歹徒。长能耐了?啊!” 江山只是嘿嘿的笑着。 “傻笑什么?这次的事情已经弄完了么?” “嗯,没事了。爸,谢谢!” “谢什么!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老子以后可不管你这些孩子过家家的破事。再惹事自己兜着,听见了么?” “知道了。下次再出事我自己解决!爸,您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看看您了!回来咱爷俩喝点!” “臭小子,你还是学生,喝什么酒。嗯,下个月吧,回去前给你们娘俩打电话。大小伙子了,多关心关心你妈,你妈腰不好……” “知道了!您放心吧!”江山听着老爸的嘱咐,眼睛有些湿润,抽了抽鼻子,把伤感驱赶到一边。 “嗯,别乱惹事了。我这里还有点事。得好好感谢一下老战友们,调离走了,还能给我这么大面子。等我回去,带你登门致谢。” 挂了电话,江山摇头笑了笑,虽然老爷子说以后不再管自己的破事,然而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江山知道,他一定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自己。 不过,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看样子,得多结交一些势力,关系了。江山心里暗暗的想着。  打车回到学校,已经过去了三节课。敲了敲门,江山推门走了进去。 正在上课的凌菲皱眉看了看江山,这个问题学生早上被警察带走的事情办公室的老师们都知道了。 “回去上课吧!”凌菲没有多说什么,点了下头对江山说道。 “没什么事了吧?”邓杰侧着身,嘴唇不动的小声问道。 “嗯。已经解决了!谢谢!”江山低下头小声回应。讲台上的凌菲正一边读着课文,一边苦大仇深的皱眉看着江山。刚刚回来,就搅合课堂纪律。这样的学生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江山心里苦笑着。自己重生后这接连而来的事情,彻底的摧毁了自己在老师同学心目中那乖孩子的形象了。 “忘了告诉你。你刚被带走那节课刚上完。林熙学姐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找我们班的同学了解情况。走的时候还说她去想办法。喂,你们俩是不是有点什么猫腻啊?”邓杰没发现讲台上的凌菲正瞪视着两人,还眉飞色舞的说着。 “哦。没有的事。”江山轻声的应着,一个劲儿的给邓杰使眼色。周围的同学都发现了讲台上的老师正怒火中烧的盯着江山两人,而邓杰却还美滋滋的偷笑,完全不知道。嘿嘿贱笑的样子被全班的同学都看的真切。 看他还在那小心翼翼的低头贼笑。江山一拍脑门,彻底服了。 看着下面搞着小动作的两个学生,凌菲强压怒气,索性干脆不去看两人。 别再惹得美女老师发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江山咳嗽一声准备老实的上课。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江山苦着脸掏出手机,站起身尴尬的对着讲台上的凌菲一躬身,边向教室外走去,一边说道:“公安局那边随时召唤,不让关机。接个电话凌老师。抱歉。”无奈的江山只得胡诌,弄个理由搪塞过去。 凌菲黑着脸盯着江山,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咬他两口才解气。出了教室江山长长的嘘了口气,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校花林熙打来的。 “喂,学姐。怎么你不用上课么?”江山接通电话,做贼般的回身偷看着教室内的方向,虽然关着门什么也看不到。 “江山,你没事了吧?在哪了现在?”林熙甜甜的声音传来,略有急切。 “谢谢学姐关心,已经没事了。我刚刚回学校了。”江山心里一暖,有人为自己担心,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温暖。 “没事就好!早晨我去你班级找你,你的同学告诉你了吧?前几天学校的事情传进我爸爸的耳朵里了。听说你救了我们,我爸爸妈妈非要我周末把你请到家里吃饭,他们要当面感谢你……你看……”林熙轻声的问着。真害羞,第一次主动的邀请男生,而且还是邀请到家里见父母,虽然是答谢人家,但是林熙的心里总是有点怪怪的,说出来后,脸羞的通红。 所幸江山并看不到,略微停顿了一下,江山连忙说道:“感谢就不用了,应该的嘛……都是同学,你和叔叔阿姐说一下,有空我去你家里做客。” “哎呀你就别推让了。我爸爸如果知道我没请动你,一定又要数落我办事能力差,与人交往交际不擅长什么的了。就这么订了,周日我给你打电话,我去接你!”凌菲大方的说着。 “真的不用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推辞。”凌菲有些撒娇的语气,略有不悦的嘟囔着。 “早上听说你被抓走了,我还让我爸爸给你找关系呢。转眼要见见你,你都推诿。哪有你这样的。上次说要请你吃饭,你推辞家里有事,这次又说没空……”凌菲越说越委屈,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 换做别人,听说校花凌菲邀请,那不打破头都挤着去啊…… 江山一愣,听凌菲话的意思,她爸爸还出动了关系捞自己。虽然事情不大,但是能劳动人家活动关系,这的确是份人情。 想到这,江山呵呵笑着道:“好吧,周日我一定去。” “这才像话。好了,我得回去了。如果还有人揪着这事找你麻烦的话,记得告诉我啊。我爸爸答应帮你解决这次事情的。”凌菲说着,急匆匆的就挂线了。自己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坐下后,江山闭目不语,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坐本地有句谚语:“老头儿老太属顽童”——人老了,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成了过眼烟云:生计的艰难不用叶鸣听徐飞说正要上楼的校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跑动声,正皱着眉头抬头看去,江山已经跳下了楼梯。  “这是干什么?你……”校长被吓了一大跳,没看清来人的模样,就开口斥责,话刚说出口,看清江山的脸后,一下子哽住了。  “哎呀,江山,这么火急火燎的是干什么啊?怎么了?”校长见江山停下,连忙的上前抓住江山的一只手,拼命的摇着,做足了姿态。  开玩笑,自己就是个屁大的校长,连市委副shu记都被闪电撸下马,自己还看不清楚情况?刚刚教育局的上级领导才打过电话,要自己一定要谨慎慎重的安抚,处理这次打架事件。  多亏了自己没有冲动的立刻开除江山。和谁对着干,也不能和电干啊!校长偷想道。  江山一愕,不明白校长摆出这样一副姿态是什么原因。  一般领导和下属握手,领导都只是单手伸出,而下属为了表示尊敬,都要双手紧握,然后拼命的摇着,摇的频率越高,表明自己对上级领导的尊敬越深。  而眼前上演的一幕使得江山微微错愕,这算什么啊?自己是他的学生啊。  “家里出了点急事,这不,还没找老师们批出门证呢。”江山和校长握了大约5秒后,率先的抽了回来。  “家里有事?那可抓紧办。我马上打电话去门卫那里,直接放你过,不用请假了。”校长满脸堆笑的对着江山略有谄媚道。  “谢谢校长。我先走了!”江山微微侧身点了下头,抬脚大步的向门口冲去。  “慢着点。哎,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突然想到什么,校长连忙跟上前两步,在江山背后大声喊道。  “不用了,谢谢。”江山没时间和校长磨牙,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他的态度和早晨在校长室时有这么大的扭差,不过稍微一想,也是因为这次“T市大地震”引起的。  校长看着江山的背影走的看不见了,才擦了擦额头,长出了口气,看样子这江山压根没想动自己这样的小角色。关于这次打架事件,市里最快速度的做出了重新的部署安排,校方的处理结果一切暂行。而医院方面对韩冲的伤势检验也由法医重新检查,对开出伤病证明的院方是坚决处理……  一系列的动作都通过教育局方面了解后,校长暗自咂舌,这需要多大的能量啊?扭转乾坤,要办谁就办谁,就两个孩子的打架,把市委的副shu记帽子都打飞了……  从出租车内下来,江山快步跑进大院,楼下一片狼藉……  冲到自家门前,江山看着几个正围在萱姐家门前的几个男人,皱眉上前问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怎么跑到人家家里闹事?抄家?”  “呦喝?我看你们这大院是没人了吧?啊?竟然派个毛孩出来说话?怎么了?当爷爷不打孩子?”  “大哥,打他是为了教育他!小家伙,还读书呢嘛?快回家找你妈吃点奶,才有力气挨揍!滚!”  一旁的一个小青年上下打量着江山,嘴里不客气的嚷嚷道。  “江山,你回来了?快回家,别和他们争执。我们报警了已经!”江母听见外面的争执,从自家门里跑出来,拽着江山往自家屋里拖。  “对了,这就对了嘛,臭老娘们,把你儿子塞你裤裆里夹紧了,不然别怪哥儿几个脾气不好!告诉你,我不打电话,警察是不会出警的!”带头的那中年光头咧着嘴说完,旁边的一群小弟哈哈大笑。  江山冷着脸,江母拽了几次没有拽动。  “江山,听话,家去,别理他们,这群牲口。”江母呸了一口,继续拉着江山。  “臭娘们,说谁牲口呢?我是牲口!我是大黑驴,你要不要尝尝滋味啊?”带头的大哥一瞪眼,冲着江母骂道。  听到这话,江山的怒火腾的直顶脑门。这赤裸裸的侮辱,任谁也忍受不了。  拨开江母拉着自己的手,江山一个箭跃就冲了过去,在那光头大哥措不及防下,一记重拳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哎呦!”那光头大哥捂着鼻子一声痛呼,几颗带着血丝的牙齿自口中掉落。  “小兔崽子敢动手?上!废了他!”原本不宽敞的楼道内一阵乱叫,而江山不待那几人动手,率先冲杀了过去。  抓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弟,江山拽着他的头发猛然发力一扭,将那小弟的头拽到自己身前,膝盖猛击面门,一记颠腿将那小弟颠的仰面摔倒,鼻子内的血喷涌而出。  用胳膊挡住砸来的拖布把,江山顺势冲上前一记猛拳捣在另一人的心窝,将那小弟轰出半米摔倒在地,口中溢血……  后面的几个小弟全部愣住,傻掉了。出手如风,一下一个,这是什么人?少林出来的?少林出来的也不见得这么强吧?否事业成功,既不是你干了多少工作,完成了多少任务,也不是你赚了多少钱,或是获得了多少荣誉。在这里,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只有一个:你的官当得有多大!你懂我的意思吗?”祝福他们,抑或羡慕他们!微笑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击上面蓝色小字即可免费阅读!

我们总是把目光投在明星身上,

明星结个婚、离个婚、

出个轨都能刷爆朋友圈,

我们乐此不疲的为其转发点赞,

而那些真正为中国作出贡献的人,

却总是无人问津!

距离现在的7年前,

2011年,对很多人来说,

是在平常不过了,

却有一位老人因病在北京去世。



她走后,她的儿子来到她住处,

回忆起母亲的点点滴滴,

不禁泪如雨下。



再仔细一瞧,你会发现,

老人生前住的家实在是太破旧了,

家具都是些20世纪50年代的旧物。



她自己过得真是叫人心酸,

曾穿过的鞋打了三层补丁,

在这张小床上,一睡就是几十年。



想必这位贫穷的老人,

就是个普通人吧,

可再仔细了解,你会吓一跳,

因为这位中国老人,

她的人生足以震惊全世界!


在当下中国娱乐圈影星,

离个婚都能刷屏的今天,

在影星们领着天价报酬,

还偷税漏税的今天,

我们必须告诉你她的真实故事,

因为她才是真正的中国贵族!

她才代表了真正的国家精神!


她,就是何泽慧



1914年,她出生在苏州,

祖籍山西的她,从一开始,

就是个妥妥的贵族,

家世背景显赫到吓人的地步!


据记载,清朝300年间,

她的家族考取了,

15名进士,29名举人,

22名贡生,65名监生,74名生员……

当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

无何不开科。


到了近代,何家就更厉害了!


先说富到什么程度吧?

都知道苏州有个网师园,

世界文化遗产,举世闻名,

那网师园可是何家的私宅!


而家族成员中又几乎个个是大才,

父亲何澄,同盟会成员,

当过保定军官学校教官、

沧石铁路筹备局局长,

中央监察院监察委员等;

母亲王季山,物理学翻译家;

姐姐何怡贞,

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

中国科学院固体物理研究所,

和沈阳金属所的创始人之一;

姐夫葛庭燧,金属物理学,

国际滞弹性内耗研究领域创始人;

哥哥何泽明,金属学专家;

弟弟何泽涌,中国细胞学专家,

山西医科大学著名教授;
妹妹何泽瑛,中国植物学专家。



而她的外祖父母也不简单,

外祖父王颂蔚,蔡元培的恩师;

外祖母谢长达,一位了不起的女性,

是中国著名的教育家,

曾创办了振华女校(杨绛的母校)。


她的表哥表姐表弟们,

随便拎出一个也都是精英人才!



王季烈,

中国近代物理学翻译第一人;

王季同,“王氏代数”发明人;

王季苣,中国第一位化学女博士。

王守竞,物理学家,

其“王氏公式”,

至今被大学物理教科书所引用;

王明贞,清华教授、物理学家;

王淑贞,中国著名的妇产科专家;

王守融,中国仪器仪表工程教育,

和计量测试技术的开拓者。

王守觉,中国半导体电子学家;

王守武,中国半导体,

科学技术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

倪葆春,中国整形外科奠基人;

何泽慧的表姐夫陆学善葛庭燧,

都是著名的物理学家。


而上面提到的王守觉、王守武、

陆学善,葛庭燧,

以及何泽慧自己和丈夫钱三强,

全部都是中国院士,

一个家族,

一代之内就出了六个院士,

中国百年以来,实属奇迹!


何泽慧(右)童年与兄弟姐妹们一起,这是当时典型的中国上层社会家庭


幼年的何泽慧在家族的影响下,

晓文识字,酷爱读书,

早早就立下了献身科学的宏大理想。


1932年的中国,

仍然盛行缠足、妇女仍受歧视,

而18岁的她决定前往上海考大学,

父亲跟她开玩笑说:

“考不上就回来当丫环。”

没想到,她一考就进了清华物理系,

是当年唯一的“女状元”。


何泽慧与姐姐何怡贞(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


考大学的这个决定,

不仅让她成为了不起的女性,

还遇到了她一生的挚爱!



她的同班同学里,

有个男生叫:钱三强。

钱家同样很显赫,

钱穆、钱伟长、钱锺书、钱学森,

等等我们熟悉的大才大智,

都属于吴越王钱镠的后代。


而钱三强,

是一代国学大师钱玄同的次子,

后来与钱学森、钱伟长,

并称中国现代物理学的“三钱”。

何泽慧和钱三强就这样相遇了,

一个聪颖灵秀,一个文质彬彬,

共同的是两个人都才华出众,

同学们都觉得,

他们是郎才女貌、天设一双。


他们也彼此互相欣赏,

虽心存爱慕,可羞涩的两人,

都很少主动找对方说话。

大学时光转瞬即逝,

他们均以高分成绩毕业,

就此两人天各一方,

然而爱情的种子,

早已悄悄种下,只待结果的那一天。


1936年清华大学物理学系的毕业照,前排长辫姑娘是22岁的何泽慧,后排最左边是23岁的钱三强


毕业后,

钱三强被北平物理研究所所长选中,

赴法国跟随居里夫人深造。

她则带着满腔的报国情,

和几个男生一起,

跑到南京军工署求职,

希望能打败日本侵略者。

结果男生们都被留下了,

她却因为是女生而被拒绝了。


但她并没有就这样放弃,

她的一个同学告诉她,

德国柏林高等工业大学,

技术物理系的系主任,

曾在南京军工署当过顾问,

于是她立马跑到德国,

直奔柏林高等工业大学技术物理系。

可系主任克里茨教授却再次拒绝了她,

这个系本来就属于保密级别,

别说不收女性,

连外国人也都是一概不收的。


她一听急了,

真诚急迫地对克里茨说:

“你可以到我们中国来,

当我们军工署的顾问,

帮我们打日本侵略者。

我为了打日本侵略者,

到这里来学这个专业,

你为什么不收我呢?”


身为一个弱女子,

竟有如此勇敢赤诚的爱国情,

看着她坚定的神情,

克里茨被深深地打动了,就这样,

这个娇娇小小的中国女孩,

用无与伦比的勇气,

征服了这个近代军事工业第一强国,

她跨越男女差异,

成了该系第一个外国留学生,

也是该系第一个外国女留学生!



1940年,她以优异成绩获得博士学位,

之后,进入柏林西门子工厂实验室,

参加研究工作,

1943年她又到德国海德堡威廉皇家学院,

核物理研究所从事原子核物理研究。


之后,是她首先观测到了,

正负电子碰撞现象,

被英国《自然》称为“科学珍闻”。


那时她虽然身在德国,

却无时无刻不思念父母,思念祖国,

然而中国战火纷飞,

她难以联系上亲人们,

就在这时,她想到了法国的钱三强。

上一篇益生菌的谣言又上榜了,我们被骗了多久

下一篇扎金花下载安卓版

相关文章:

教育本月排行

教育精选